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

2014年09月29日

那一扇窗



即使現在在理科班,我仍然在周圍一個個拼命解著數理化生的兄弟姐妹的重重包圍之下若無所事地寫著對理科生來說無疑是浪費時間的文字。即使課代表寫下的要上交的作業把黑板覆蓋地“不留寸土”,我仍然只是在那一片片五彩斑斕中尋找那一抹清亮的綠色,因為那是語文作業;即使明天最令人敬畏的級部主任兼我們的物理老師要檢查叢書的完成情況。

即使一年零九個月一節課不落都要點我到黑板上默寫化學方程式的美女化學老師明天依舊要找我默寫我至今一眼沒瞅的那些個化學方程式;即使可敬又可愛的數學老師又要一臉無奈地從我鋪著乾乾淨淨的學案的桌邊走過;即使對每個同學都認真負責兢兢業業滿懷自信的認為我們每個人都做好充分預習的生物老師又要聲情並茂地大講特講,我依然執迷不悟。

因為在這個分子仿佛都不運動的屋子裏,唯一能使我呼吸的地方就是那扇窗。它沒有造型奇特的窗框,沒有八面玲瓏的鏤空,沒有華麗高貴的雕刻,沒有金光閃耀的鑲邊,沒有奇偉瑰怪的圖案。有的只是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有的只是蘇軾的千裏共嬋娟,有的只是柳永的冉冉物華休,有的只是魯迅的三味書屋,有的只是史鐵生的地壇……但它足以吸取我的所有血液,敲打我的每根神經,令我無法抑制那顆跳動的心臟。  


Posted by rutgtg at 11:04Comments(0)周向榮醫生